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七八糟 > 正文
avatar

满眼亿万年前的黄土, 满目西东周时的烟尘—— 洪炉烈焰腾空辉煌, 木捶叮当充塞耳轮…… 红红的铜汁啊, 浇铸了 […]

满眼亿万年前的黄土,
满目西东周时的烟尘——
洪炉烈焰腾空辉煌,
木捶叮当充塞耳轮……
红红的铜汁啊,
浇铸了一粒粒方行的文字!
就凭了这一粒粒的方块字,
三千年时空的栅栏无阻无碍!
我用你血管里流来的血,
跪到炉前,
去淬那堆放在你的脚边的铜字!
横不成行,竖不成角,
疙疙瘩瘩的井架密密匝匝,
铜草花开又花落,
铜草花落又花开,
你化一蔸缠绕盘杂的大根,
瞬间长成参天的大树,
巨大的冠子呀,
遮遍了几多大江和大河!
那数不清的铜果呀,
落了又结,结 了又落,
落到了黄黄的大地,
碎成一股股甘甜的甘泉,
哺乳了您——黄土地上
挖挖掘掘寻寻觅觅的子孙!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blog.yanhualou.com/luan/265.html | 烟花楼博客
标签:

铜录山读史: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