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七八糟 > 正文
avatar

大冶市殷祖镇江畈小学 王咏 进了初中,我时不时地怀念着我的李老师——我六年级的语文老师。 也许人往往就是这样, […]

大冶市殷祖镇江畈小学 王咏
进了初中,我时不时地怀念着我的李老师——我六年级的语文老师。
也许人往往就是这样,当你拥有着某种幸福的时候,你并不知道如何热去珍惜它。而当你一旦失去它的时候,却又深深的去怀念着它。我对李老师的思念也大抵是如此。
李老师是一位作家,也是我们大冶市骨干教师。应该说,在我的小学里,我能遇到一位这么优秀的老师,那实在是我的运气吧。然而那时的我却老是嫌他婆婆妈妈的,不住地埋怨他。而今想起那时我真是太无知和幼稚了。也许,是因为他自己常常写文章的缘故吧,他对我们的作文指导新颖而又别致,独特而又生动。每当碰到文章难写时,他并不急着催我们写,而是先让我们放下笔来,然后设计一个有趣的活动或者是一个精彩的游戏,再不就是让我们来聊聊天,或者表演一个生动的小品或其他的节目……当我们得意忘形地唱啊,跳啊的时候,这作文就在笑声中完成啦!就这样,我们这些一见到作文就头疼的同学,不到一两个月的工夫就西黄上作文里。关于作文,李老师常常告戒我们;:“只有心灵自由的文章才是最美的文章!”所以,他总是指导我们去敞开自己的心扉,去抒写自己对生活的真切的感受。
我曾经有一篇习作《我爱家乡的山》在《大冶日报》上发表出来。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把自己的作文变成铅字。我深深地知道,这固然是我自己的努力,但更多的是李老师的功劳。
记得我刚上六年级的时候,老师要我们以新的教学楼为题材写一篇作文,而且字数不能少于600。这下可真难住了见了作文就头疼我们。于是,搔脑壳、咬嘴唇、衔笔杆,那出作文选东翻西翻。哎,好不容易凑足了600字。等老师看完我们的作文后,一边摇头,一边不无遗憾地说我们是六年级的资格,三年级的水平。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放了我们一马。让我们重新定一个比较好写的题目,只要是写家乡的景物的都行。他告诉我们,这篇作文的内容很广的,家乡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可以写,只要你把他写通顺,写出真情就可以了。
于是我就开始写《我爱家乡的山》。刚起头,我觉得很难,觉得没有什么好写的,也不知道怎么开头。李老师就鼓励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一口气把自己想写的都写出来再说。初稿完成,李老师要求我要写得更具体一些。并且,他很亲切的趴下来,小声地启发我去发掘大山的印象。我按照李老师的要求很快又完成了第二稿。这次我自己认为写得是太乱了,杂七杂八的,老是一定不会满意的。没想到,老师看了不仅没有批评我,反而还连连夸奖我爱动脑筋,写出的文章挺实在,也挺感人的。一是在老师的指导下,我又把作文该了一遍又一遍。我都该烦了,可是里老师说,好作文是改出来的。并指导我继续修改。
就这样,我的这篇作文前前后后修改了十多遍,老师才拿来稿纸让我誊写上,寄到报社去。嘿,没想到还真给发表出来了!想到当时我的不耐烦,想到我自己对李老师的埋怨,我总会在心里浮出一丝丝的惭愧来。
当然,我也清楚,李老师是不会计较这些的。因为他太爱我们了,尤其钟爱我。有时他竟然孩子似的故意都我生气呢。
我的脾气很大,不管是谁惹了我,我非跟他吵个天翻地覆不可。所以,谁也不敢惹我,就连妈妈也要让我三分。如今到了中学,我这臭脾气到是一点没变。不过奇怪的是 ,我的脾气虽然大,可不知怎么的,我在李老师的面前却能克制住自己,能“宽容”。即使老师冤枉了我,我也一点也不生气。现在想来,就连我自己都感到惊奇和不解。
记得那一天,妈妈要到离家几十公里的镇上去办事,晚上不能回家,就嘱咐我要照顾好弟弟妹妹。第二天我由于要照顾弟弟妹妹,未能赶上毕业班的早自修。上午,我一走进教室,老师就近来了。他见了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数落我:“王咏啊,懒觉睡得还香吧?是不是以为自己的成绩好就骄傲了呢?”当时我的心里难过极了。可奇怪的是虽然我当时我满肚子的委屈,却并不想跟老师吵,甚至在日记里我也没有替自己分辨一句。
第二天,老师批改完日记后,来到我的身边,很亲切地告诉我。他是听说我的脾气大,故意冤枉我的。其实,妈妈早就替我请了假。见我不生气,老师居然像一个孩子似地一个劲地问我:“王咏,老师冤枉了你,你怎么就不生气呢?”弄得我都怪不好意思的。
过了不久,老师在和我聊天聊带这件事时,收敛了他那惯有的笑容,很严肃的告诉我:“人,应该学会克制自己。人生中那么多的不如意 ,哪能事事都发脾气呢?”我这才体会到,老师故意冤枉我是在想着法子教育我。可惜,现在我上了初中,脾气依旧,真是有点辜负老师的期望了。
和李老师在一起的时光里,最让我难忘的应该是那次照毕业相事件。那天,全班合影之后,我们女生你拉我我拉你地去合影。大家都想把李老师拉过来和我们合影。也许是大家见我 和老师的关系不错吧,都一个劲地催我去请老师。我推辞不过,只好接受了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我边走边想,老师会不会接受我的邀请呢?……他不会拒绝我吧?……如果老师不答应,那……我不是太丢面子了吗?……对了,不管了,先把老师拉到镜头前面再说!哼,到时候他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走到老师的面前,也不说话,拉起老师就往镜头前跑。照相的师傅也很配合,抓紧时机咔嚓一声就OK了。
照片洗出来了,老师和同学们看了,差点儿就笑掉了大牙。原来,照相时,老师牵着我的手,同学们都往中间挤,我没地方了,只好侧着身子往老师的身上靠了靠。更巧的是照相机的闪光灯一亮,我的眼睛自然的一眨。所以,着照出来的相,老师牵着我的手,我靠在老师的肩上,眯着眼睛好象睡着了,一副跟老师无比亲密的样子。老师反反复复地看,一边看一边说:“真是珍品啊,我得好好保存做个永久的纪念。”并且告诉我,:“王咏啊,女同学邀我合硬,你还是第一个呢。你不知道我是多么高兴啊!”
老师就是这样的钟爱我,我邀他合影只不过是一点小小的回报,可没向导老师竟是如此的高兴。这让我深深地感动。老师的感情丰富而细腻,老师的生活投入而认真,难怪他能写出那么多动人的文章来呢。
我情不自禁地那起桌上的合影,心里暖暖的,身子热呼呼的,一股幸福的暖流在我的身体里荡漾。我不知老师是怎么看我的,反正我觉得此生能拥有一位这样钟爱完全,这样跟我投缘的老师,那真的是我莫大的幸福!
元旦快到了。我想,我也该回母校去,去想我的李老师问一声:“老师,你的一切还好吗?”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blog.yanhualou.com/luan/251.html | 烟花楼博客
标签:

师生之间: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