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七八糟 > 正文
avatar

在各行各业纷纷走向市场经济的今天,教育(注:仅指我的家乡——大冶之教育)这方净土却不是开放,反而却在忙于一种壁 […]

在各行各业纷纷走向市场经济的今天,教育(注:仅指我的家乡——大冶之教育)这方净土却不是开放,反而却在忙于一种壁垒分明、等级森严的建设——公办、民办、代课,一级一级,毫不混淆。你是公办,就算你时时被你的学生轰下讲台,让你难以续教,只得司铃去,那也是工资照拿,分文不少!你是民办或者代课,就算你能力通天,就算再怎么受学生的欢迎,那也是有钱就多发一点,没钱就少发一点——所谓的多发也仅指司铃者的十分之一而已!所以净土不净,黑云滚滚!
我是代课,那自然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听凭宰割。临了,还被人白眼一翻,一百五!教便教,不教拉倒!气你个半死,还得自己买“消气丸”!
说真话,教书教到我这分上,几人能够!别的咱不说,就说2000年从全市两万多教师中历时两年产生的200名首批骨干教师,我名列其中。且不说这种殊荣在乡村小学教师中是绝无仅有的,就算平心而论,也可谓是“百里挑一”吧。然而不,你没有后门,你朝上无人,你代课!
于是教学之余,激愤之下,忙起了另类的事情:撰写简历,复印证书,整理那些撇脚的文字,搜集有关的信息,总结所谓的经验……于是不免疑惑,我这是怎么了?这是我该做的吗?我是不是就是抛弃了我自己的信念在追逐铜臭呢?
午夜扪心,星晨自省,我在审视着我自己的行为。长久的痛苦之后,我终于想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生存!人首先得求得生存方能顾及其他。教师也是人啊!想想平时,昕儿踢踏着一双破鞋与人戏耍,套着“洪七公”的帮主服跟人嬉闹;妻子脚穿的永远职能是水货,身上永远是批发的那种;至于我自己,整年难得添置一套新衣,想订点书刊杂志充充电,得事前许多的谋划算计……而如今,搞“阶级”化,压缩我的工资,我真不知怎样来维持我这四口之家的生活!何况,昕儿已读六年级,仪儿已读三年纪,他们的高中、大学,那一笔笔天文数字一样的开销转眼即至。难以生存,何顾其他!
同时,我也决心,即便是出走于外,我也不会离开自己心爱的讲台,依然过我那笔灰飘飘的生活!那么,我的理想并不算迷失,我的追求也没有沦落,我的人生也不会贬值!
终于,六月底的一天,背一个简单的背包,在一声汽笛的长鸣中,告别了故乡,从黑云滚滚的尴尬中解脱出来!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blog.yanhualou.com/luan/198.html | 烟花楼博客
标签:

尴 尬: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