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七八糟 > 正文
avatar

自打沾染上酒,就与酒结下不解之缘。二十年间,数度禁酒均未能如愿。于是一切随缘。实在说,对于酒,我只能望之兴叹: […]

自打沾染上酒,就与酒结下不解之缘。二十年间,数度禁酒均未能如愿。于是一切随缘。实在说,对于酒,我只能望之兴叹:酒啊,酒,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人生第一次沾酒、醉酒是从走出校门告别清纯的学生时代开始的。85年高考落榜。十年寒窗付东流,其中失落与不甘难以言说。一个夏日,在与好友庆雄君荣升的祝福席宴中,从不沾酒的我却一气饮下一瓶五加白。从早至晚沉醉不醒。傍晚醒来又是满室狼籍。害得庆雄君担受多少惊扰,让伯母一个从不沾酒畏酒如毒的老人收拾残局,备受酒之苦。现在想来犹自歉然。凭心而论,五加白酒并不烈,仅32度而已,何以如此大醉?细思之,大抵落榜的失意在那样的环境中得以激发。于是以酒浇愁,却不知酒入愁肠愁更愁吧?或许是自以为酒能稍慰愁苦而又失落的心情吧。我似乎丝毫未想到戒酒。只是在今后二十年的酒途中,再不饮五加白,或许是怕旧疮新发吧。
人生平淡,如小溪流水平静无浪。伤痛稍稍消隐。89年在姐夫家喝下大半瓶四特酒。本来这时的我“酒精”考验,斤把白酒亦不在话下。只是与我同路而返的倩。此时已吃皇粮,不知说了一句什么,激得我大怒而去。于是酒气上涌,夜半数吐,方略感舒畅。事后想起其实倩也没说什么,只是四年的时光并不能消减我心中的不甘。平日倒也受理智的约束,而酒意身浓之时,一受激便涌上心头。这时的我倒以为发泄过后有一种轻轻的快意,故未想到戒酒。
促使我戒酒的是九零年冬的那次醉酒。那时我蜜月尚未度完,在同事家拜年,自侍酒量连饮三家。醉得胡天黑地,摸不着北。居然在同事家中,拉着同事之妹,以为是妻。吩咐倒茶递烟什么的,真是丑态百出。被架回家中,那天真烂漫,毫无人生经验的妻被骇得手足失措,只知洒泪。那年迈的父母,黑灯瞎火,直向一两里外去请医解酒。虽然我久经考验,醉酒家常便饭。但却让妻几天苍白着个脸,一副担惊受怕样儿,心里颇不自在。我醉酒受苦头,那是自作自受。但父母何辜,娇妻何辜?于是下决心戒酒。
然而,这世上许多事你一但沾染上,便别想甩开。摸牌麻将吸烟喝酒莫不如是。喝酒尤其如此。在各大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招标的标王几乎都是酒家。盖因酒文化源远流长,酒中更融入复杂的社会内容。人生在世,总是处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一桌子上,上级领导跟你举杯,你能不喝?老师长者在场你能不喝?女同胞与你干杯,你能不喝?同事下级错爱,你能不喝?于是喝喝喝,不到半年便又喝开了。
以后更是大醉不断,妻也久经考验,渐渐能够习以为常。常谑妻,只要不醉死,你大约不用慌吧?然无心之言险成咒语。96年冬,去井项监考,因下午无事便放开酒量杯战群英,威风八面。不知是量太差亦或酒太劣,当时便酒意上涌。把饭洒一地,把茶泼一身。后来又不知是怎样的功夫,撞进半斤大铁锁锁住的粪池间-,据说淹死过醉鬼,怕悲剧重演。又不知怎的跑进粪池中,那冷的天居然在粪池里浸泡四五个小时,依然屹立不倒,威武不屈。直至被别人无意间救起,终于屎里逃生。这传奇的经历,于我倒没什么,第二天我照常监考,然而却害的妻哭都没泪。害得照看我的同事脚软委地。害得本就胆小的校长受了从未受过的惊吓。因此再次下决心禁酒。为自己为父母为妻为同事为所有关心我的人。
或许是这次决心下得大,居然真个一年多滴酒未沾,倒也难得。直至98年去皇宫酒厂继成君家,见到那琥珀般的劲酒,便又抗不住劲惑,又端起酒杯来。居然斤多不醉并趁醉拜见了报社的幼春先生,遂以之为师,并从此走上文学路。此亦堪称酒缘。
于是乎,就灰下心来无奈的说声:酒啊,酒啊,我该怎样对待你呢?以后只好一切随缘吧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blog.yanhualou.com/luan/190.html | 烟花楼博客
标签:

酒啊,酒: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