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七八糟 > 正文
avatar

“唉,文凭。他娘的。这该死的文凭,……”老朱——不,应该是朱局长,用那与他年龄不太相称的娇嫩得过于苍白的右手不 […]

“唉,文凭。他娘的。这该死的文凭,……”老朱——不,应该是朱局长,用那与他年龄不太相称的娇嫩得过于苍白的右手不停地抚摸着他那肥硕的也许是过多地动用而过地秃了的脑瓜子,斜着仰躺在那极柔极软的新沙发上,轻轻而无奈地叹息着。
也难怪他老朱叹气,在这屁大的局里一干就是十几年,早该上调了。可不,论年龄不过四十五;论工龄二十有三;论人缘,局里局外三岁孩童都不曾得罪一个;论成绩,更是奖状证书一大屉……然而,文凭,就是那该死的文凭,使他错过了一次次良机。
“他娘的,……”老朱生气地敲敲光亮的脑门儿,“假如有张文凭……”他设想着,微笑着。 地他敛起了笑容,回到了现实。一会儿,他无奈地晃晃脑袋,“看来,这令人眼馋的机会,……只好错过了,唉……他娘的……文凭……”他挺了挺身子,“恩,机会总是有的。……去读函大吧……太累人……起码,起码……做作业会把中指磨起茧,……可……下次……岂不可惜……忽的他眼睛一亮”,伸手在沙发上一撑,上身微微欠起。“对,让小胡代读,……函大么,……应该……不成问题。”想到这儿,他伸手去准备拨小胡的号。
“叮当,叮当,电话还没拨,电铃响了。”
“他娘的,找,找你爹。”嘴里咕哝着,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去开了门。他可不愿别人说他摆架子。门开了,进来是秘书小胡,偏偏一反常态不识趣地举起一本烫金的红本本:“局长,您猜,这是啥?”
“去,去,去猜你个大头鬼”老朱发火了,猛一挥手,差点扇着小胡。然而一想觉得不妥,于是口气一转:“什么屁东西。莫不成还能是文凭么?”
“对,对,正是m市函大毕业证书。”小胡眨眨眼说:“局长真是料事如神。”边说边恭恭敬敬地双手递过红本本。
老朱接过一看果然上面赫然是自己的尊容,写着自己的大名——朱大戒。
“局长,这文凭可花了我不少时间哩!”小胡说完,讨好地笑笑,转身走了。
小胡走了,老朱陷入了深思:“……什么时候?……那次评证工师,……对……三年前……恩,那次没文凭,错过了。……m市函大……代读,……小胡……。”他不禁自言自语:“原来,早让小胡代读啦。他娘的真有先见之明!”
他拿起文凭看了看,,亲了亲,小心地把它放在前面的茶几上电话机下那盛满奖状的抽屉中。然后枕在胖手上,仰躺着,翘起了二郎腿,合上了双眼。“这小胡……嘿嘿,他娘的这文凭……”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blog.yanhualou.com/luan/166.html | 烟花楼博客
标签:

文 凭: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